花落尽也

网络中,只是一叶芥草

请大声说,我爱你

  (和一位女司机打赌输了,她要我写cp向给她看……)
   任务回来后,安岩的耳朵就出了点问题,总是听不清,据他描述“像听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声音”。神荼无奈地摇摇头,顺势抽出几根金针,无视安岩的抗议,利索地扎了几个穴位。过了几分钟,神荼问:“听得清吗?”安岩没有反应,只是睁大了眼,一脸懵逼。又提高了声音:“听得清吗?”安岩这才答:“有些模糊。看你的口型,你叫了我两遍对吧?”神荼皱眉,点头。立刻带安岩去了医院,检查结果是“毒素影响了大脑皮层听觉中枢”。安岩恍然大悟:“哦,我好像在那儿被一只虫子叮了下!”协会的资料也没有解决办法。
    安岩倒是看得很开:“不就是听力差点吗!大老爷们怕什么!”神荼却总觉得有些愧疚,因为自己没有了解清楚这个危险,所以总带着安岩四下转悠。
     现在神荼的生活已经与正常人无大异,可因为过往经历的影响,话还是不多。安岩和人说话,就像老人家一样,总是“啊?啊?抱歉,我听不清。”自己说话时声音也不自觉地很大,所以协会里有些人用怪异的眼神看他,甚至直接在纸上写字和他沟通。安岩第一次看到递过来的纸,一愣,还是写了答话,递回去后嘟哝了一句“我不是聋子啊。”神荼在他旁边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所以常常出现怪异的一幕:在协会一向以高冷话少闻名的神荼,扯着嗓子和安岩说话,一句话有时还要重复几遍。那个时候写字和安岩沟通的人已经有不少了,所以安岩看到妹子们惊讶的表情,忍不住劝神荼也这么做。神荼一下板起了脸,大声说:“我不。”
      时间久了,都习惯和对方生活在一起了。
      神荼带着安岩去了一个公园。“安岩。”他微笑着。安岩看着他。“我爱你。”“什么?我听不清!”安岩一脸迷惑。神荼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,这也太破坏气氛了。清了清嗓子,“我爱你!”收获路人惊异目光一打。
      安岩笑了,扑过来,声音也很大:“我听得到,第一次就听到了。况且我每天都在心里排练的那三个字的口型,我会不知道?”“二货。”神荼无语。
       “每天对着镜子说那三个字记口型,就是怕错过了你说的那个刹那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我就每天大声对你说,我爱你。”
     

birthday
return

才发现药(藥)是艹乐(樂),难怪张佳乐两次输给微草……

生日

脑洞,ooc当然有(摊手),友情向。

2025年 8月17日
  孙哲平拿着手机刷了会儿微博,果不其然目之所见差不多都是“第二个十年”。突然他看到一个话题“817孙哲平生快”。“哦,今天是我生日?”孙哲平自己都忘了。话题是几个昔日百花队友发起的,热度不算太高,但也有许多职业选手参与。“前辈生日快乐!”这是正常后辈的祝福。“哟,又老了一岁!”这是叶修的祝福。黄少天的话他不太想看,反正也不熟。看到一个粉丝刷满了140字的“繁花血景一万年”,他笑了笑,回“到不了一万年,五年都没到。”惹得大批粉丝捂心口喊虐。孙哲平觉得还是应该发微博表示感谢“谢谢大家的祝福,虽然生日我一直不太在意,还是谢谢了。”
   不一会儿张佳乐来了电话。“国际长途很贵的。”孙哲平友情提醒。“我花钱我乐意!”张佳乐不屑,“那个,生日快乐哈!”孙哲平有点慌乱,这样说比在微博上说难回应太多,“额,谢了。”电话那头一阵大笑。“笑什么?”“没,没什么,就是想起来你在百花过的第一个生日,我们祝你生日快乐,你还脸红!哈哈哈哈!孙哲平脸红诶,唐昊你能想象吗?”“你在苏黎世很闲哪。”“哪儿有!给昔日队友祝福而已!你下楼去看下,我送你的礼物应该到了。”“什么!你还送了……礼物?”“别害羞了,不是很正常吗?去拿吧!再见。”“……再见。”
  害羞不至于,只是单纯的慌乱而已,看见别人对自己好,不知怎么回应的无措感。
 

帐号卡

  孙哲平伤退时,帐号卡并没有带走。
  “交给你保管了。”他把卡夹连卡给张佳乐,环顾四周,叹了口气。张佳乐把他送到大门口。他拍拍张佳乐肩膀:“加油。”“嗯。”他便拖着行李,头也不回,离开了。张佳乐低头,看见卡夹上画着的两朵花,忍不住笑,想起了双花组合刚成立时的对话:“我们两个大男人,难道是两朵娇花么?”“我花开后百花杀,听过没?”“百花杀……真晦气。””孙哲平提笔画了两朵花。“真丑。”两人吐舌,但也没擦掉。
  张佳乐笑够了抬头,孙哲平早已不见人影,又有点想哭。
  第五赛季结束后,假期前一天,张佳乐登上落花狼藉,看着看着,抹抹眼睛。“呸呸呸,要是孙哲平在还不得笑死,别伤心了啊!下赛季加油!”,他操纵落花狼藉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。
  张佳乐不太怀旧,但对上百花,看到落花狼藉时,还是愣了愣,葬花砍向自己,真不是滋味。
  遇到再睡一夏,似乎看到了落花狼藉的影子,应该说,他更像初入联盟的落花狼藉。“加油。”“嗯。”还是这样的对话。
  张佳乐不由得又想起了画的两朵花。

听见赤松子的声音后,总脑补叶修嘲讽脸,233333,没救了……

灵魂互换

1,孙哲平与肖时钦
雷霆要去北京比赛。
“队长,你干什么!你已经爱上吃土了吗!”戴妍琦大吼。“怎么了?”孙哲平纳闷,只是订了自己常住的酒店而已啊?愣了愣,哦,这是雷霆。于是托腮沉思:没钱的第一天,想它。

肖时钦看了会儿钱包,拍桌而起:今天我也要放纵一回!
东北的土多少钱!再来车切糕!

2,喻文州与叶修
喻文州端详着手,然后急吼吼地用900+的手速在职业选手群里约架,不玩战术,只拼操作!输了我给钱!“反正不是我的钱,过把瘾挺好。”某苏想。

“手速,你快回来,我一个人承受不来~”叶修只想高歌一曲。

3,张佳乐与邹远
“我居然中奖了!”张佳乐拿着瓶盖,仰天长笑。于锋露出关爱智障的眼神,“你不是每次都中吗?”张佳乐叹气,泪流满面。

邹远乖乖呆在霸图,玩手机。“前辈的手机真多!”邹远感慨,“吃的也是!”

4,张新杰与王杰希
张新杰表示只要不照镜子,问题还是不大的。然而……“爸!”听见刘小别的称呼,他瞪大了那只大眼。刘小别连忙改口:“陛下!”他眯起了小眼。

王杰希觉得,对称的感觉,真好。

标准结局:
苏沐秋不想和任何人互换,毕竟一个人呆在南山不好受,没必要让他人体会。

    张佳乐不算特别坚强的人,他其实挺享受在孙哲平后面当个游手好闲的副队,百花式打法是最浪漫的打法,大抵是因为有个人可以让他无所顾忌。孙哲平伤退时,张佳乐哭过,两只手紧抓着孙哲平未伤的右手,好似下一秒就只剩自己孤军奋战。
    初次站上没有孙哲平的战场,他是怎样的迷茫,比赛一样打,可总少了些什么。没有了葬花指出方向,百花缭乱的步履分外艰难。团队战时,张佳乐不知怎的,总想起那场乱战后的相遇。
    你的荣耀我帮你背上,我累,但我不愿放弃;你的职责我也替你担起,以我的快乐为代价。
    再没有什么联系了,何必让对方再疼一回呢?各走各路吧。
     后悔么?张佳乐觉得不后悔。自己性格使然,舍不得完全抛弃任何东西,快乐痛苦,全部往肩上放。
     倒霉么?张佳乐觉得,这就是命运的弄人之处了。
     孙哲平呢?故意不了解百花式打法的变化,这算不算第一狂剑流露出的一丝懦弱?
      回不去了,两个人都这么对自己说。
       但大概,剪不断理还乱,只能由着日子过下去了。